人臉識別距離你家門口還有多遠

2019-05-24 02:28:31 歐卓科技, 摘自電子工程網

最近谷歌中國開始新一輪的PR,其中一項是在知乎發起品牌提問,內容是“哪件事讓你開始相信AI就在身邊”。拋開這個問題中谷歌想對“猜畫小歌”一類項目的宣傳不說,“讓用戶相信AI就在身邊”這件事,其實是很多科技企業2018年to do list上的重要一項。他們用各種堪比科幻大片的VR解釋自己的新產品、推出各種與人臉識別和語音識別相關的H5/小程序、把智能二字塞入各種功能……說到底就是像告訴用戶們,這次我沒吹牛X,AI真的來了。

可在另一方面呢,巨頭們又高呼起產業AI、產業互聯網等等賦能B端的口號,把技術能力輸送到工廠、農田、銀行之中。人們疾呼著,中國企業的toB時代終于到來了,技術升級正在改變一切。

讓用戶見到AI和讓產業用上AI,可以說是去年一年科技企業的兩件大事。這兩件事情其實是兩個有部分相交的圓,其中有重疊的地方:普通人會看到街上的無人零售店、會在銀行刷臉辦業務,這些都是經由產業AI傳遞給消費市場的。但其中更多的是不重疊的地方:用戶們永遠不會知道手機地圖給出的導航路線背后有多少計算,而對于他們所期待的神奇機器人,沒準是像索菲婭一樣的假AI網紅。

那么究竟有沒有一種路徑,讓消費市場與AI不再以產業為媒介從邊緣相融,而是讓普通人也篤定地知道,這就是我身邊的AI、是我使用的AI?

成為身邊的AI,硬件一定是最好的選擇

可對于科技巨頭們來說,沖擊AI消費級市場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了。

一般來說,通往AI消費級市場有兩種途徑,軟件和硬件。

從軟件市場來說,讓消費者感受到AI不是什么難事,但讓消費者感受到AI之后所帶來的意義就很難說了。例如美圖秀秀、天天P圖這些主打拍照的App,或是快手、抖音這類短視頻App,以及搜索引擎、資訊信息流等等,無一不應用上了AI技術。

但對于軟件市場來說,AI技術雖然稱得上一劑重要的調味品,卻也僅僅只能綜合提升用戶體驗而已。何況市面上幾乎沒有哪些軟件能做到僅僅依靠AI特性實現收費,大多數還是通過用戶流量進一步撬動收益。就算是因主打神經風格遷移火起來的prisma,也僅僅只能作為一款工具類產品而存在,在存量市場中苦苦掙扎。

但在消費級硬件上,可做的文章就多得多了。很多新興硬件,本質上就是一種技術的集成,例如運動手環、藍牙耳機以及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復活的VR眼鏡。而且相比軟件,硬件產品本身擁有更強的收益支持。

在去年,智能音箱的出現算是AI消費級硬件的一個典型。雖然目前智能音箱還面臨著無序低價競爭、水平參差不一、配套功能缺失等問題,但好歹是憑借自然語言處理一項AI技術,打開了一塊不小的增量市場,暫時獲得了勝利。

如果說智能音箱在讓技術觸碰消費市場這件事上獲得了成功,那么下一款消費級AI硬件會是什么?

人臉識別走到家門口

先說結論——下一個走向消費市場的AI硬件,極大可能是家庭場景下的人臉識別產品。

首先從技術成熟程度來說,人臉識別本來就可以和自然語言處理一起并稱“兩大金剛”,不管是一對一還是一對多的人臉識別,技術能力都已經能滿足安防、金融級別的應用。只有那么三五個人的家庭場景更是不在話下。

另外IoT芯片所帶來終端計算能力,也能保證數據不上傳到云端、不依賴網絡,可以滿足個人用戶對于隱私和豐富應用場景的需求。而且隨著IoT芯片發展,越來越廉價的價格也會降低消費級人臉識別硬件的成本。

加之過去一年中,我們已經在支付、機場火車站安檢、考勤等場景中熟悉了人臉識別的應用方式,對這一技術的能力和安全性都有一定的信任,不會在相關設備進入家庭場景時出現心理上的不適感。

除去應用條件以外,從幾家科技巨頭的布局之中我們也能發現相關的端倪。

早在2017年,亞馬遜就推出了組合智能門鎖和家用智能攝像頭的Amazon Key,配合App推送和人臉+物體識別功能,用戶可以在快遞員上門時遠程打開門鎖,讓快遞員把快遞放在門口。攝像頭中的識別功能可以幫助用戶確認快遞員身份,也會錄下視頻幫助用戶監控快遞員的行為。

而去年360也推出了一款“智能門鈴”,結合貓眼和監控攝像頭,幫助用戶識別訪客,還能對家門口的逗留者進行判斷,向App端推送相關警告。

包括去年谷歌全家桶中飽受吐槽的Google Clips,雖然“自動捕捉家人笑容并拍照”的主打功能讓人摸不著頭腦,但同樣也把人臉識別技術引入了家庭場景之中。

除了這些大廠,去年一年間小蟻、米家、網易青果等小廠商也推出了與人臉識別攝像頭概念相近的產品,當然這些廠商的算法能力究竟如何我們就不深究了。

那些埋葬過前人的巨坑,正在等待人臉識別硬件

想象一下,以后人不在家時再也不用為將快遞放在哪里為難,只要刷一刷臉就可以讓快遞小哥送貨進門;家政服務也可以隨時上門,不用擔心將鑰匙交給他人所帶來的隱患;自己出門時更是只要想著帶著腦袋就足夠……

等等,看到這里是不是感覺有什么不對?

我們可以發現,在家庭場景中人臉識別所能解決的問題幾乎都已經替代方案了:通過刷臉讓快遞上門?快遞小哥們明明更喜歡快遞柜啊!不在時也能讓家政服務上門?可是人臉識別并不能對人們真正擔心的偷盜行為形成有效監控。刷臉開門很方便?是我指紋鎖拿不動刀了還是人臉識別你開始飄了?

人臉識別距離你家門口還有多遠?

看來這些蓄勢待發的家用人臉識別還需要一些更多的準備,才能適應好家庭場景。

例如在送外賣、送快遞方面,可以聯動快遞公司一起推廣人臉識別送貨上門這種模式。同時聯動更多IoT設備,從人臉中挖掘更多信息,比如通過表情識別用戶心情來調整音樂播放,或者辨認成人和兒童,來選擇是否要在電視、電腦中開啟家長模式。以及增強在肢體、行為方面的識別能力,從識別身份發展到識別行為。

即使克服了一切這些應用場景上的問題,人臉識別進入家庭場景也需要面對安全和倫理上的詰問。

從安全上來講,人臉識別作為一種新興技術來說并不是毫無缺憾的。尤其是一對一人臉識別,此前就有過利用3D打印面具破解手機結構光人臉識別的案例。對于公共場景來說,人臉識別安防不會是最后一條防線,即使發生誤差,也會有工作人員來兜底。但對于私人場景來說,破解了人臉識別,往往就是破解了最后一條防線。

在倫理方面,家用人臉識別則面臨著“我的臉到底屬于誰”這個終極問題。對于消費者來說,讓快遞小哥刷臉進門方便了自己,但對于快遞小哥來說,他們是否愿意為工作貢獻臉蛋呢?尤其在一些極端情況中,假設有人因為頻繁在小區內發小廣告,被業主們的人臉識別系統打上了“小廣告”標簽,對于他的正常生活和未來尋找正當職業是否會有嚴重的影響?

人臉識別距離你家門口還有多遠?

總之,在成為下一個AI消費級硬件的道路上,人臉識別技術很可能會遇到很多老問題:資本和巨頭的盲目炒作、對于應用場景和可替代性毫無研究、廉價產品質量低下遭到用戶反感……

希望消費級人臉識別硬件可以避過這些埋葬了無數前人的大坑,安安穩穩地走到我們家門口。

引用地址:http://www.eeworld.com.cn/afdz/2019/ic-news012612329.html

 

標簽: IoT 物聯網

聯系歐卓

捕鸟达人变态版